工作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作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7:50:12 阅读: 来源:工作台厂家

阮君悦经常见叶楚凡在公共场合左拥右抱,身边不乏名模和女明星,花边新闻一个接一个,不时出现在各大报纸刊物的头版头条,而她总能做到视而不见。

即便这样,叶楚凡回到家还拉长着脸,对她冷言相向。

她想,这五年她被叶楚凡折磨的连最后的尊严都快要丧失,而今也只剩下女儿,是她唯一的支柱。今天若不是杜溪瑶玩过了火,想开车撞死她,吓坏了女儿,她也懒得找那女人算帐。

阮君悦忙忙碌碌弄了一桌父女俩爱吃的小菜。

望着如此丰盛的一桌,阮君悦庆幸自己出自餐饮世家,天生有手好手艺。都说要拴住一个男人,首先得拴住他的胃。

即便她的手艺再好,对于叶楚凡这样的男人,她仍无计可施。

母女俩望着一大桌子的菜发呆,叶昕乐饿得直吞口水,忍不住用手拈了块牛柳塞进嘴里。

阮君悦瞧着女儿,再望望墙上的钟,已是八点,伸手将筷子递给女儿说:“乐乐,咱们吃饭吧!爹地可能赶不回来了!”

叶昕乐一脸失望,可与肚子相比,她还是选择先喂饱肚子,对于那个不靠谱的老爹,也不抱多大期望。

母女俩吃完饭很快收拾完碗筷,趁着乐乐写作业的功夫,阮君悦拨通了叶楚凡的电话:“不是说好回来吃饭的吗?”

那边的叶楚凡喝得迷迷糊糊,此时一只手正搂着杜溪瑶,把玩着杜溪瑶胸前的丰满,狠狠捏了一把,惹得杜溪瑶发出一阵娇笑。

声音酥麻从话筒里传来听得阮君悦心里发寒。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有心思窝在女人怀里。

握着手机的手指渐渐苍白,泪水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即便这样,她仍能故作镇定,因为她是阮君悦,早就不知伤心是何滋味。

听阮君悦一说,叶楚凡这才想起她找自己有事,含含糊糊地说:“一会……就回!”

时针指向了十,两束车灯光扫来,继而是钥匙开门声。

阮君悦松了口气,叶楚凡总算是回来了。

一身酒气,加上从杜溪瑶身上沾染来得玫瑰花香水浓烈的气味,熏得阮君悦直要作恶,娥眉不时一蹙,这种感觉让她十分讨厌。

见他走路不稳,出手扶他一把,却瞥见他脖子上清晰的口红印。

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她知道这是杜溪瑶在向她示威,目的就是要奚落她。

叶楚凡微微瞟了眼衣领,又将目光瞟向阮君悦,见她眸里隐隐有股哀伤,勾嘴一笑。

眸光不时打量起眼前的阮君悦。

见她刚洗完澡,穿着睡衣,那睡衣样式很保守,将她娇好的身材藏匿其中,只留两腿修长的玉腿在外,越发衬得玉腿纤细,皮肤白晳。

清爽的沐浴露香混合着薄荷洗发水的清香,不时迎面拂来,鼻尖一震,别有一番诱惑。

他有多久没碰她,呵,五年!

这五年,他就这么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搁置一旁。他知道她心里有多埋怨他,可他就是不碰她。

因为他嫌她脏,她的心很脏,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卑鄙女人。

他就是要折磨她,当年若不是她使计爬上自己的床,以怀孕逼自己结婚,素菲也不可能去寻死。

阮君悦这个可恶的女人!有时想想,他真想掐死她算了!

不过不要紧,比起死,还有更好玩的。这五年她过得是生不如死。其实有时候要报复一个人,不一定要亲手杀了她,看着她一点点失去最在意的东西,痛不欲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比杀了她还要来得解恨。

阮君悦被叶楚凡瞧得有些不自在,毕竟曾经有过最亲密的关系,那股熟悉的气息,纵是她心静如水多年也不时泛起圈圈涟漪。

“怎么醉成这样!我给你倒杯水吧!”阮君悦将他扶上沙发,避开他说。

却在转身那会,被叶楚凡攥住了手腕。

轻轻一带,阮君悦重心不稳地倒在叶楚凡怀里。

她尴尬又羞赧,试着挣开,叶楚凡却越攥越紧。

她知他是故意让她难堪,也就不在挣扎。

两人鼻息相贴,阮君悦心跳加速,脸上云霞不时红涨。

她赶紧撇过头,不看叶楚凡。

叶楚凡却带着调笑的口吻说:“不是说有事要找我谈吗?怎么见了我就要走,是在欲擒故纵?想我了,嗯?”

未了一个字,叶楚凡抬高了语调,带着明显的戏谑和嘲弄。

阮君悦可没他想得这么复杂,对他的冷言冷语早已习惯,轻笑着说:“是啊,叶总是大忙人!我这发妻想见您一面,都得绞尽脑汁,耍弄手段!”

她这话有些自嘲,嘴上说得轻松,实则心里苦涩一片。

叶楚凡被她笑得心魂一荡,不否认,这样的她美得让他动心,可是他不能碰她,若不然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素菲。

果然叶楚凡甩开了她,那表情带着深深的厌恶,活像在扔一件恶心的垃圾。

“什么事?”

叶楚凡整整衣衫,从沙发上坐起,眸光精明深邃,拿出平日驰横商场对付敌人的战劲,似要将阮君悦瞧出千百个窟窿。

阮君悦知道,只要稍一刺激他,他马上就会清醒,因为他有多恨自己,她是知道的。

“杜溪瑶今天想撞我,你怎么看?”阮君悦直截了当地说。

“呵!就为这点破事!你不是还好好活着嘛!”

叶楚凡不以为然地说。

阮君悦认真地望着他,见他一副风轻云淡事不关已地,面上不时被一股失落笼罩,启口说:“可乐乐今天在车上!你难道就不担心乐乐!”

叶楚凡一怔,这个他倒真没想过,不过杜溪瑶确实过分了些,这种事,怎可以如此明目张胆!看来是他太惯着她了,明天找人提醒她收敛下。

这些话,他想归想,没当着阮君悦的面说。

见叶楚凡不吭声,阮君悦的怒火游窜而上:“叶楚凡!你想怎样都可以!求你不要伤害乐乐!她也是你的女儿!”

阮君悦以为这样可以让叶楚凡心软,偏偏叶楚凡不吃她这套,反唇相讥说:“她是你用卑鄙手段怀的,我从来就没承认过她!”

这话如同一道霹雳,直轰得阮君悦心尖抖颤身躯摇晃。

怎么都没想到叶楚凡会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今日到此了哈!有几个人在看,露个脸色!

安徽电力管大弯头采购有要求

二极管芯片进口清关福建芯片进口清关操作优势

杭州市建德市消防管道查漏维修费

沈阳挡烟垂壁套定额在线获取报价

东莞高埗废钢筋上门回收欢迎了解

汕头市潮阳区专业代做标书价格

350Y不锈钢孔板波纹填料价格湖北304孔板波纹填料

济源玻璃钢电力管市场发展要求

秦皇岛PE电力管附近现货供应&

滁州强电管线CPVC电力管桔红色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