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作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渝黔两地联手搜救重庆6名被困驴友安全回家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

发布时间:2021-01-20 04:55:18 阅读: 来源:工作台厂家

渝黔两地联手搜救 重庆6名被困驴友安全回家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后河石梁河重庆南川三泉镇贵州道真大磏镇驴友行进路线出事地点(网友供图)

昨日上午,贵州道真大磏镇后河一处河滩上,搜救人员找到6驴友。本版图/记者李斌 通讯员 雷红波 摄

获救的驴友踏上返程路。

消防队官兵过后河搜救驴友。

6人5月1日上午9点多被困,昨天上午9点半获救,一天内几乎没吃东西;两三百人参与了搜救

华龙网讯 6人5月1日上午9点多被困在贵州道真大磏镇一处叫野人谷的河滩上。渝黔两地两三百人的搜救队伍兵分几路进行搜寻,于昨天上午9点半左右发现6人。他们因为手机没电、没信号,与外界失去联系。被困的一整天时间内,两名女驴友每人只吃了一块蛋糕充饥,而4名男驴友只有喝水充饥。

6驴友南川后河露营遇洪水

后续>

记者报道了主城区6名驴友在南川后河露营遭遇暴雨和洪水,4月30日中午后再无音信,重庆和贵州两地政府、警方联合展开搜救的消息。而据南川相关部门昨天上午10点26分发布的通报,6名被困驴友已被贵州地区的搜救人员发现,成功脱险。

南川派出200余人搜救

昨天中午,记者电话联系了南川区应急办公室主任刘伟,从他那里了解了南川方面的搜救全过程。

“我们从5月1日上午9点多接到南川警方传来的消息。由于报警人只是称6名驴友通讯中断联系不上,并不知道他们的确切情况。所以我们先联系了该辖区即三泉镇派出所进行核实。根据报警人提供的情况,警方通过对最后一次通话的手机信号跟踪定位,查到6名驴友4月30日下午1点左右在大有镇石梁村二组附近。随后,根据驴友提供的计划路线,确定6名驴友可能所在的区域,然后由三泉镇派出所与当地村社联系查找。

“由于1号晚上一直联系不上6名驴友,派出所通过了解也并没有发现踪迹,于是区长召集专题会议,部署搜救事宜。根据形势决定加派人员。随后,共派出机关干部、村社干部,在部分群众的配合下进行查找,先后动用了200多人。查找人员按区域分为三组分头搜救,第一组负责三泉镇区域,第二组负责大有镇区域,第三组负责鱼泉乡区域,三个组都分别有公安民警参与。

“与此同时,与贵州省道真县政府取得联系,沿驴行路线,我们向贵州方向搜救,他们向南川方向搜救。南川方面的三个区域,都是在涨水的河沟附近,搜救人员一直坚持搜救直到5月2日上午贵州方面传来好消息为止,中途只能在搜救现场的艰难条件下稍作休息。”

6驴友昨天已返回重庆

记者昨天下午1点半赶到了贵州省道真县大磏镇政府,而据镇长张国兴介绍,6名驴友脱险后,在他们的安排下稍作吃饭、休整,但已于1点钟左右由三泉镇、大磏镇派出所的两辆警车送回南川,之后在南川长途汽车站乘坐大巴返回重庆主城。

在驱车赶往道真的途中,记者曾拨通其中一位驴友的电话,对方只简单说了几句报平安的话就匆匆挂断。张镇长说,6名驴友并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

据张镇长介绍,他是5月1日晚上9点30分接到道真县应急办电话的,随后他们立即组织人手向当地村民摸清情况,初步确定6名驴友处于桥溪河至黄泥洞老王家的路段。

从前晚10点开始,大磏镇迅速组织人员,道真县消防官兵10名、镇上干部和派出所民警25名,在近20位当地村民的指引配合下分两组冒雨展开搜救。“第一组为水路,由副镇长张小立带队沿河道进行搜救;第二组为陆路,由镇武装部长雷坤沿山势重新开辟一条山路进行搜救。”张镇长说,最终由陆路搜救人员在昨天上午10点左右发现了6名驴友。

凌晨5点沿水路搜救

大磏镇派出所所长熊贤均首先讲述了水路搜救过程。这一组的12名搜救人员在5月1日晚11点准备从桥溪河出发时,发现上涨的河水致使河面最宽处达到了20多米,稍窄的地方水流湍急,平时平均水深只在膝盖以下,此时已经漫过身高1米7的官兵胸口。

熟悉地形的村民分析,水流较大的河段只在2公里左右的范围,而6名驴友并不在此区域。但这2公里的河段却让水路搜救的队伍寸步难行。“一来夜里能见度低,加上仍然下着大雨,即使拿着电筒照射,河面上也是什么也看不清;二来只听得见水流的哗哗声,再大声的呼喊,河对岸也听不清楚;三来即使当地熟悉水性的老百姓,也都不敢下水。”熊贤均说,他们想过各种办法,但都被否决,为保证自身安全,他们一直待到昨日凌晨3点,才返回稍作休息。

昨天凌晨5点天刚亮,水路搜救组还是下水了,最前边的一名消防官兵将绳索拴在腰间,大半个身子没在水中过河,后面一个个拉着绳索,一字排开前行,个子稍矮的官兵,脚在河水中无法触底,只能吊在绳索上滑过去。

陆路用刀砍出搜救路

参与陆路搜救的王继红,白色的运动鞋和深蓝色的长裤上全是泥巴,这位大磏镇义务联防队副队长告诉记者,他们带着手电、消防器材、绳索、干粮、矿泉水,驱车到了大磏镇石人村平星组,从山上往山下搜寻。

“说实话,那里根本没有路,人行走起来都非常困难。”王继红说,在前面开路的四五个人硬是拿着弯刀,一刀刀地将两旁大大小小的树枝劈断,才“砍”出一条新路。除此以外,还有一些困难伴随着他们:从山上往下,全是悬崖或陡坡;雨一直在下,山路很滑,不少人常滑倒;此外,山里天气很冷,汗水夹杂着雨水将他们的衣裤、鞋袜全部湿透。

陆路搜救队一边走,一边往山崖下方呼喊几个驴友的名字。虽然一路走来双脚发酸,但他们也没时间休息,渴了就一边走,一边喝水,双脚一夜没停止前行。昨天上午9点半左右,在野人谷附近、靠近河边的一个山崖处,搜救队员的呼喊声终于有了回应。

困在野人谷饿了一天

王继红说,6名驴友最开始听到呼喊,还以为是其他驴友。直到看见他们身上的警服、救生衣,才高兴地喊了句:“警察啊!”随后,搜救队员与驴友核对了人数、来自哪里、姓名,最终确认他们就是被困的6名驴友。

王继红还记得,6名驴友被困之处是一个河滩,距离河面有1米高,驴友们搭了2个帐篷,2个女生待在帐篷里,几个男生的衣服都淋湿了,显得很憔悴。从交谈中,搜救人员得知,驴友们在4月30日与亲人最后一次通话后,仍在继续前进,在5月1日上午9点多返回时路过这里,遇到上涨的洪水,在两段河沟之间进退两难,只好在河滩边搭起帐篷保存体力等待,这一等就是24个小时。

“他们本来预计5月1日返回重庆主城的,所以没带足食物和水,差不多一天都没有进食,头一天只有两个女生各吃了一块蛋糕,男生们则只喝了几杯水。”王继红说,搜救人员立即将干粮和水分发给驴友们充饥,一边派人到半山腰有信号的地方电话通报,一边帮驴友们背拿行李,把驴友们接到石人村一农家乐吃饭休整。

张国兴镇长告诉记者,6名驴友在等待的24小时中并没有出现意外,只是有些驴友的手机没电,有电的手机又搜索不到信号,所以失去了联络。不过,如果暴雨继续下,河水继续上涨,那还是相当危险的。记者卢雨 实习生 王鑫

南川宣传部通报

4月29日,6名驴友到南川区三泉镇与贵州道真县交界处小地名“后河”处野营失去联系。我区接报后,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区政府区长曹清尧赓即召集相关部门召开会议专题研究搜救工作,派出大量民警、民兵应急分队、机关村社干部连夜全力查找。同时,通报贵州省道真县政府协同查找。道真县随即也派出大量人员查找。经过多方努力,5月2日9时30分,道真县搜救人员在道真县大磏镇石人村一半山腰处找到4月30日失去联系的6名重庆驴友。经了解,驴友没有发生意外,身体状况良好。

暴走别选陌生线路 最好有向导

最近几天,我市各大驴友论坛和驴友QQ群里,讨论最多的都是“6驴友南川失去联系”事件。虽然这几名驴友最终安全脱险。但出游安全问题,依然不容小觑。

不少驴友建议,雨季的时候不要驴行,如果出行,尽量避开峡谷河流。

2007年9月,第一次驴行的“袖舞天香”,背着帐篷睡袋,跟着16个驴友去了华蓥山,从此爱上驴行。“袖舞天香”说,她最难忘的一次,是在2007年年底穿越毕棚沟(四姑娘山)。“12个人,老中青都有,4000多米的海拔,强烈的高原反应。”在雪山上暴走了16个小时之后,他们成功穿越。

但“袖舞天香”承认,这次成功穿越的关键是他们请了向导和背夫。“我们都会尽量选择别人走过的、有攻略的线路。有向导是最好不过的。”

驴行还可找专业户外旅游公司

跟团旅游走马观花,驴行又面临一些难以预测的危险,那么有没有一种介于旅游和驴行之间的出游方式呢?

今年的五一,市民刘娟去了广西的涠洲岛游玩,他们在海边扎帐篷宿营,在岛上自由玩耍,跟以前驴行没什么两样。但有人专门给他们订机票,找客车接送。

“我们一共去了80多个人。”到了涠洲岛,刘娟跟一群驴友在海滩上打沙滩排球,还烤起了扇贝,到了晚上扎起帐篷听海浪数星星。

有专门的公司组织,帮他们订票、联系客车等。这家公司就叫运动之星。

潘宇是运动之星的创始人之一,也是一名资深驴友。2009年7月的潭獐峡事件之后,驴行的安全问题越发引人关注。“我们也是考虑到驴行的随意性,几个朋友就一起成立个公司,带驴友们专业出游。”

潘宇做过一个初步调查。在20-30岁的年轻人当中,有20%的人选择驴行。而这些爱好驴行的年轻人当中,有相当部分人开始在网上寻找专业的户外旅行公司,“我们就提供线路、攻略、交通等,到了目的地,就让他们自由耍。和跟团游比,我们更自由;跟一般驴友比,我们更专业更安全。”本组文/首席记者肖庆华

qq游戏队长平台

御仙缘

彩吧助手旧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