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作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这个游戏千万别玩[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3:56:07 阅读: 来源:工作台厂家

上卷

【一】他说他叫韩庆生

我老家位于中国华北的西北部,北连内蒙草原,西为黄土高原,南是海河平原,东望官厅河畔。但山不青水不秀是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偏远的小山村,名叫龙榆村,又名那嘎村。

村口有一颗盘根错节的榆树,谓龙榆,可保卫村民平安。而这里人说话不分s和sh,比如“二叔”经过村里人一说,就成了“二苏”,而“二叔你去山上种树呀?则会听成是”二苏你去三桑种素呀?“若是有过路人来到这里总是会蒙的晕头转向。

这里阡陌交通,鸡犬相闻,虽没有世外桃源的美丽风光,但一直都安逸祥和,直到,那个叫韩庆生的孩子来到我们村子……

韩庆生从哪来,为什么要到这个小破村子里来,我们都不知道。只晓得他家有一个胡子拉茬的老头,据街坊四邻七姑八婆嚼舌头的话音得知,那个胡子拉茬的老头是韩庆生的爷爷……韩烈。

韩烈老头子当年年轻的时候,意气风发,是村子里最能闹腾也是最聪明的人。后来走出了大山就没再回来过。听说是在外面发了财。如今带着韩庆生回来这山沟里,有的人猜是家道中落,有的人猜是落叶归根。猜测归猜测,韩烈与韩庆生的到来像一枚小小的石子投进湖里,虽然引起了一阵议论风波却又很快归于平静。至于他们到来的真实原委,成了一个无人知晓同时也无人理会的秘密。

他们韩家爷俩就住在几十年前的旧院子里。黄土和泥掺着干黍草,用了半天的功夫就重新修整了残破的老房子。又不知从哪儿弄了些枯枝碎木拼凑了一圈篱笆算是有了围墙。

而这一切的一切,对于我们小孩来说都无关紧要。小孩子都是自来熟,不认生的。尤其是我们村里的以裴柳、张小胖和我为代表的淘气三人组。在韩庆生刚来头一天。我们四个就一起爬树抓鸟满街跑去了。

追逐打闹了一下午,太阳快退到西边的山头。漫天的橘红色洒在他们三个的脸上,当然,还有我的脸上。暖暖的,凉凉的。我们四人都懒散的坐在田梗上。

裴柳伸直胳膊,小手用力的拍了一下韩庆生的肩膀,豪气的说道:”庆生。信不信你碰我一下我就睡了“我和张小胖捂着嘴偷着笑了起来。知道裴柳又在用我们的老一套玩弄韩庆生了。但,让我们三个没想到的是……

韩庆生脸色唰的白了,皱着眉头,瞪圆了眼睛,嘴唇半张着。他呼的一下站了起来。我们三个愣愣的抬头望着韩庆生。谁也没想到韩庆生会是这么大的反应。

再看韩庆生。傻站在那里。眼神充满了恐怖、惊悚、慌张、不可思议。我们三个回过味儿来哈哈大笑起来。张小胖夸张的揉着肚子,指着韩庆生说:”韩庆生,你真是个胆小鬼!我们说的是睡觉的睡。你想的是哪个?你是不是想的摔碎的碎啊!“

小胖说完这句,我和裴柳已经笑得飙眼泪了。韩庆生眼神灰暗了下去,抿着嘴,老半天没有说话。我们三个也止住了笑,再一次愣愣的抬着头望着他。韩庆生咽了口唾沫,哑着嗓子,低沉地对我们说:”千万,千万不要再玩这个游戏了。“然后头也不回的奔向了他那简陋的围墙,留下了错愕的我们。天空中残红如血。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鬼故事分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下一页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