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作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金融改革的根本在于破除金融垄断

发布时间:2020-03-26 18:38:48 阅读: 来源:工作台厂家

自2012 年以来, 有两个新闻引起社会公众对金融体制改革的关注。其一是1 月18 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吴英死刑,在中国引发了一场近年来罕见的大讨论;其二是2 月17 日,银监会发布了一系列让人惊叹的数据,数据显示2011 年我国商业银行净利润突破万亿大关,达到10412 亿元,平均每天赚得28.5 亿元,创历史新高。2 月23 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解密银行暴利,其中有一家股份制银行的行长说“银行业利润高得都不好意思公布”,这番话让商业银行陷入了反暴利的漩涡。

很多专家认为根源就在于金融垄断。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利率没有市场化,国家垄断资金价格的定价权。2010 年中国银行业利润的80% 以上、排名前五家的银行利润的90% 以上都来自利息差,就是因为利息是由国家定价的;二是金融市场没有放开,国家垄断市场准入权,在金融领域中缺少市场最活跃的一支重要力量——民间资本。

为此,民商传媒特别举办“民间融资与金融体制改革”研讨会,希望集思广益,为推进金融改革献计献策。

综述>>

金融改革是一个包括政治、法律、经济层面的系统工程

——民商传媒举办“民间融资与金融体制改革”研讨会综述

2012 年4 月18 日,由民商传媒主办的“民间融资与金融体制改革”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胡德平、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谢伯阳、华夏银行副行长黄金老、浦发银行监事会主席刘海彬、浦发银行北京代表处副主任高静娟、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汪欣和中国建设银行经济学家赵庆明、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商法研究所所长王涌、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税务系主任杨虹、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陈有西等专家学者,以及科瑞集团董事局主席郑跃文、绿色企业工作委员会筹备组组长张国庆、联讯证券董事长徐刚、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等企业家参加了研讨。

研讨会由民商传媒编委会主任黄文夫主持。

黄文夫首先介绍说, 自2012 年以来有两个新闻引起社会公众对金融体制改革的关注。其一是1 月18 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吴英死刑,在中国引发了一场近年来罕见的大讨论。舆论焦点集中在障碍重重的金融体制改革上。其二是2 月17 日,银监会发布了一系列让人惊叹的数据,数据显示2011 年我国商业银行净利润突破万亿大关,达到10412 亿元,平均每天赚得28.5 亿元,创历史新高。2 月23 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解密银行暴利,其中有一家股份制银行的行长说“银行业利润高得都不好意思公布”,这番话让商业银行陷入了反暴利的漩涡。

针对银行暴利和金融体制改革的问题,有很多专家认为根源就在于金融垄断。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利率没有市场化,国家垄断资金价格的定价权。2010 年中国银行业利润的80%以上、排名前五家的银行利润的90% 以上都来自利息差,就是因为利息是由国家定价的;二是金融市场没有放开,国家金融改革是一个包括政治、法律、经济层面的系统工程——民商传媒举办“民间融资与金融体制改革”研讨会综述垄断市场准入权,在金融领域中缺少市场最活跃的一支重要力量——民间资本。

但有关方面包括金融业内并不赞成这种说法。央行行长周小川认为,2011 年中国银行业存在暴利的说法有点过分,可他还是承认相对其他行业2011 年银行业的利润是不错的。两会期间,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说,基本上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与国有资本进入是同样的标准,没有特别的障碍。中国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也表示,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不存在阻碍和限制,金融业内包括大型银行、中型银行和小型银行都想支持小微企业的发展。禁止民营资本进入金融领域的前提不成立,目前有些规模相当大的银行,如民生银行完全是由民间资本组成的,各地小额贷款公司等小的金融机构和担保公司就更多了,所以民间资本是可以进入金融领域的。同时,通过资本市场进入金融领域也没有什么障碍,特别是在海外上市的五大银行,通过上市公司完全可以进入。

伴随着这样的争论,人们同时看到,针对2011 年以来温州民间信贷引发的地方金融危机,2012 年3 月28 日,国务院常务会决定正式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国务院给试验区设定了12 项任务。4 月26 日,全国首创的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正式开业。继温州列为综合改革试验区后,全国其他一些地方也开始谋求金融变革,助力实体经济发展。

4 月12 日深圳通过了被称之为“深圳版”金融改革方案的《关于加强改善金融服务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即将陆续推出的天津、珠江三角洲、浦东新区等“金改区”方案也备受关注。

与会的专家学者和企业家针对主持人介绍的一系列现象和提出问题,进行了激烈而深入的讨论。

有专家认为,温州的困境,是整个实业界的困境、金融界的困境。温州是中国最早发展外向型经济的地区之一,现在因为欧债、美债危机不断,外需不振、内需疲软、转型太慢,所以温州的实业出现这些问题很正常。同时,温州的金融借贷一直很发达,温州商人敢为天下先,在虚拟经济领域也走在前面。

温州企业倒闭,除了不堪忍受高利贷重负外,也与市场无需求有着必然的联系。中国的行业已经是产能过剩了,但产能过速扩展的代价是小企业来付的,我们的国企和大企业属于不能倒,也倒不起。抑或假定没有这些因素,按照经济学的规律这些企业也必须倒,因为经济发展是周期性的,没有永远的繁荣。

有银行家不同意银行暴利一说。提出银行有几万亿的总资产,利润才几百亿,这样的资产回报率能算暴利么?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差别很大,虚拟经济本身与资本市场一样是高杠杆率的,其投资时间短、回报率高,同时风险也很大,一旦倒塌就不可能是一家企业的问题。因其所有的运作方式等都不相同,所以根本不能以实体经济的标准作为参照。虚拟经济的高风险就必然对应着高回报率,否则虚拟经济将无法生存。从事虚拟经济的人,谁也不会认为银行是暴利。凡是批评银行暴利的人,大都是做实体经济的。但不可否认,在中国银行业确实有垄断。中国人的投资渠道很狭窄,把钱低息甚至负息存进银行是无奈的选择,所以金融改革是必须推进的。这个改革,远不是改革一家传统商业银行、农村银行、小额贷款公司或挂牌银行就可以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金融改革问题,远不是只从金融或者法律角度入手就能解决的,这是一个包括法律层面、政治层面、经济层面的系统工程,最需要的是改革的顶层设计。

有学者认为,中国改革继续走从下往上的道路会很难,这次的金融体制改革不应该再从温州这个示范区往全国推,而是应该从顶层设计开始去解决问题。所有问题的症结是政府没有很好的决策,监管部门没有履行好监管的职责,企业找不到融资渠道,而银行成了社会共同指责的对象。这是中国金融监管体制的设计存在缺陷,改革应该从这里开始做起。

在此,本刊特别选登部分发言内容,希望能够助力当前的金融改革。

周德文:金融体制落后严重制约了企业发展

周德文,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

占据垄断地位的银行,以利润作为考核标准,它选择的余地太大了,因此它怎么会选择为风险较大的小微企业服务?

我跟踪研究温州民营经济、民间资本和民间借贷等问题三十年,可以说全程参与了温州改革,是见证者和参与者。在此,我首先向大家梳理一下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设立前后的一些情况。

民间资本创造了温州奇迹

温州是改革开放的一个前沿城市,率先开始以市场为导向的改革,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得益于改革开放政策,温州创造了一个奇迹。温州资源贫乏、交通闭塞,从1949 年到1980 年,国家在温州的投资加起来不到6.5 亿。而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发展,到目前为止,温州拥有40 多万家民营企业,民营经济创造了巨大的财富。据不完全统计,温州民营经济的固定资产投资大致有1.5万亿,老百姓手里大致还有8000 亿~ 10000 亿。

温州人从2000 年开始走出温州到全国各地投资,目前在全国各地创办了3.5 万家工厂,有6 万~7 万家民营企业。温州人也积极走出国门,在全球137 个国家都有投资,约有100 万人口在世界各地发展。

但从2000 年开始,因为资源等条件的制约,温州大概有2 亿资本从生产经营领域里退出,为寻找新的投资领域,这些资本走出温州。1999 年当国家把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后,温州人开始组团进入上海、杭州购房,至2003 年,温州人在房地产市场上投入近2000 个亿,仅在上海、北京两地就投入1000 多亿,被称为“炒房”;2002 年全国能源紧缺,煤炭价格飞涨,温州民间资本流向山西,最高峰时收购了山西省60% 的中小煤矿,被称为“炒煤”;2007 年石油价格上涨,50 亿温州民资进入西部,收购西藏、新疆的一些油井,又被称为“炒油”。似乎温州人投资什么都会被冠上一个“炒”字。确实有的人是在“炒”,但把物价、房价上涨都算在温州人头上是不对的。温州民间资本雄厚且活跃,同时这些资本在对外投资中也的确实现了增值,这些都是事实。

在我看来,从2009 年开始中国出现了典型的“国进民退”现象,温州是一个风向标。“山西煤改”致使温州人损失了300 多亿,同时在很多原来民间资本可以进入的领域,包括教育、卫生、基础设施投资等,民间资本都被挤压出来,大量资本回流温州。从那时开始到今天,大量的温州资本 实际上都处于观望、等待、徘徊的状况,温州一直期盼着国家能够出台有利的政策。

银根收紧刺激了民间借贷

2011 年温州出现了“跑路潮”,中小企业大量倒闭,这是客观事实。早在2011 年1 月我就提出过三个预警:第一,警惕产业空心化愈演愈烈。

实体经济没有从根本上得以改善,大量资本逃离实业,大量企业外流,实业越来越不景气,利润直线下滑,企业家对做实业的信心越来越不足,实业会越来越萎缩。第二,民间借贷风险可能会在下半年集中大爆发,并向金融机构延伸,因为民间借贷50% 以上的资金来自银行。第三,2012年春节前后可能有大量中小房地产商倒闭或者被兼并。

这三个预警不幸而被言中

我认为,造成这些的主要原因是目前的金融体制已经远远落后于经济发展的需求,并且严重束缚了经济发展。温州是一个民营经济高度发达的城市,但银行等金融机构只能满足不到30% 的中小企业的融资需要,七成以上的中小企业被拒之门外。全国的情况就更严重。去年全国工商联在全国十几个省市做了调查,我参加了浙江的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全国规模以下的小企业,90%没有与金融机构发生任何借贷关系,95% 的微小企业没有与金融机构发生任何借贷关系。也就是说,我们的金融机构仅仅是为大中企业服务,占据垄断地位的银行,以利润作为考核标准,它选择的余地太大了,因此它怎么会要为风险较大的小微企业服务?

去年10 月4 日温总理到温州考察,我们向总理汇报时说,既然国有资本不可能筹建那些为小微企业服务的小金融机构,为什么不把这个空间让出来让民间资本筹建,而且这在国外是非常普遍的。

我们的银行业是一个高度垄断、高度管制、高度暴利的行业,这点毋庸置疑。温州去年的GDP 是3700 亿,税收300 亿,同时温州的二十五六家银行利润也达到了300 多亿,这是不是暴利!去年企业生存困难的原因很简单,利率从来只有上浮,没有下降。银行还经常变相收取管理费、搭配买基金,企业家敢怒不敢言,因为他们只能依赖金融机构。

从改革开放到2010年,温州民间借贷规模是800亿,温州民营经济有今天,是借助了民间借贷的积极作用。但去年,不断提高存款准备金将大量资本冻结在银行,原本还能贷到款的一些企业也全部被银行压贷、抽贷,企业要生存发展就只能转向民间借贷,这就刺激了民间借贷的迅速膨胀,去年一下子涨到1200 亿,而且借贷绝大部分是高利的,压得企业根本活不下去。

我们在基层深深感受到,现有金融体制的落后和不合理严重制约了企业的发展。这样的体制不打破,中国经济怎么可能健康发展?所以我们大声疾呼金融体制必须改革!

温州有信心成为金融体制改革的突破点

国务院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我认为这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

温州的民营企业陷入困境,需要大量的资本支持,靠国家资本是不可能的,就要靠我们自己的资本。温州不缺钱,缺的是体制和桥梁,通过金融改革可以把大量分散的、闲置的民间资本积聚起来,用金融这个平台来引导和支持中小企业。因此这一举措意义很大。

尽管12 项任务都已经有相关的法律依据,但其中仍有很多的突破。一个突破是民间借贷的合法化、阳光化和规范化,至少在温州范围内做到了。22 家企业、个人投资600 万,建立了温州,也是中国第一个政府推动的民间借贷登记平台。

“民间借贷备案”这一条已经成为现实,使大量存在于地下的民间借贷浮出水面。还有允许个人资本海外直投,这也是第一次。过去不允许个人资本到海外投资,尽管温州很多人都在地下把钱投出去,偷偷摸摸去投资。这些突破都是很有意义的。

我认为温州有信心抓住这次历史性机遇,并在温州金改的过程中总结经验教训,供全国金融改革来参考,最终倒逼国家金融体制改革。

陈有西:两个阻塞切断了资本与企业的互动之路

西安白癜风医院白癜风扩散是哪些原因

治疗脑瘫有效方法有哪些

多囊肾的治疗方法有哪些中医治肾

皮肤上的白癜风危害有多大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