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作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夫妻侦探社淫妻三十八三十九第2021节作者yyhnxx未完待续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3:13:00 阅读: 来源:工作台厂家

夫妻侦探社 第38节

“这样不行,上半部还可以,下半部太不自然了,离那麽远。”我咽着口水说,心中有种预感,今晚将会发生什麽。

“他…他翘得太高了。”小曼满面桃红的表示没办法:“顶着我。”“笨蛋,你不会把你那玩意挪下去点啊。”我张开双腿,指指自己的双腿间,示意男生。

“啊——!”小曼一声无法控制的轻吟,爲了让画面更协调,两人必须得贴的更近,尤其是下面,于是,男生在我的暗示,甚至是引导下,男生将自己的坚硬往下艰难的挪了挪,挤进了小曼的双腿间,虽然还隔着两层布,却已经几乎让两人无法控制了。这异样的接触,让男生忍不住下面动了动。

“啊…别动……”小曼一声娇呼,阻止他道,声音糯糯、迷迷的,眼神扑朔迷离。

“对,就是这个感觉。”我飞快的按动了手中的快门,男生一只手提着小曼的腿弯,让她紧紧贴近自己,就在我的镜头和眼皮子底下,他高耸的裤头就在小曼被无意间拉开的双腿间顶着,甚至不注意几乎难以察觉的轻轻摩擦。我感觉到小曼越来越软,几乎就是完全被男生给抱在怀里。

“太棒了!”我手中不停的赞叹着。在我按下快门的间隙,男生不时低头去看跟他挤在一起的小曼,小曼却不敢看他。

“想看吗?”在一阵犹豫後,我终于下定了决心,走过去问他。男生艰难的点点头。

我伸手过去,扶住了自己老婆赤裸的肩膀,扶着她缓缓的离开男生的身体,没有了男生身体的遮挡,她的丰乳就那麽一点一点的在男生面前展露,小曼低垂着头,柔弱无力,无法阻挡我的动作。

“我们来拍下一组。”我的声音干涩而嘶哑,在我的指引下,男生一手搂住了小曼的腰,一手盖在了小曼一只颤颤而立的酥乳之上,那只丰硕是如此的饱满浑圆,以至在男生大手的覆盖下,依然有大片的酥肉露在外面。男生身体未侧,让小曼的腿挡在外面,但那种紧致感让我知道他们依然是紧贴在一起,甚至小曼的双腿也许此刻正将男生巨大的阳具隔着内裤夹住,也许是爲了阻止他的乱入,也许还有别的什麽。

“亲吻她的脖子。”我艰难的一字一句说。

男生俯下身去,吻住了小曼的脖子,停留了一会儿後,不等我的进一步指示,他开始自然而然的在小曼别的地方亲吻,手也开始动起来,在我的镜头下,小曼的丰乳在男生的手下变换着各种形状,男生指缝中挤出的肉团昭显着那个陌生男人在肆意畅快的享用我始终位置迷醉的媚乳。此刻,男生已经不再需要我的指引,他似乎已经明白我需要什麽,也或者是他再也忍不住了。他的吻有些贪婪,手上的动作有些贪婪,眼神更是贪婪。

“痛。”小曼一皱眉,她早已闭上了双眼,默认了什麽。

男生赶紧放轻手上的动作,试图去吻小曼的唇,刚触碰到,小曼就偏头让开了,他只好吻向她别的地方。男生的手指开始攻击小曼早已坚挺如两颗大枣的乳头,拇指跟食指轻轻捏着、转着,其他三个手指却舍不得离开的在她周围的乳峰上弹动。

“嗯…”小曼又是一皱眉,却不是因爲痛,她轻轻的哼着,身体难受的在扭动。我和男生都知道,小曼有些情迷了。

男生的唇在她胸口、脖子流连,然後猛地一低头,那粒玫红的大枣已消失在他嘴里。

“啊——!”小曼一声惊呼,用力的推开他,因爲男生的用力,乳头被拉出时,发出“啵”的一声,小曼有些痛的揉着,脸上惊慌的看着男生,摇着头,“不要,我不要。”我赶紧放下了手中的相机,置在茶几上,却切换成了录像模式,并将镜头继续对着了这边。

“怎麽了,宝贝儿。”我拥住了绮妮。

“我不要,我接受不了。”小曼摇着头,泪水快下来了。

“没事,没事,宝贝儿,这就是一个经历。今晚你只需要放开自己,好好享受就好。你自己的压力太大了,只需要放松。”我安慰着她,眼神却向男生示意,要他过来。男生疑惑的看看我,向前走了一步,停住,又看我。我点点头。他终于明白,走了过来。

我在安慰着绮妮,男生则站在了她的身後,双手扶住了她的肩,引得她浑身一阵颤抖,这跟刚才的拍照不同,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麽,也许我的拥抱给了她鼓励和温暖,她没有挣紮。然後男生开始亲吻她的肩膀,温热的气息在她背部的皮肤扑散。我用力抱着越来越柔软的绮妮的身体,男生的吻则开始一路缓慢而坚定的向下,小曼不时浑身一阵激烈的抖动,她似乎想抗拒,每当男生又到达她身体新的一处,她都会剧烈的颤抖着更向我贴紧,在男生温柔的亲吻下又渐渐的放松,直到男生在她身後蹲了下来,从我前面的角度无法看见男生在做什麽,不过我发现,右侧的墙面上零星镶嵌着几块玻璃,其中一块不大的玻璃因爲角度的问题,正好让我可以看见我们三人的侧面。

此刻,绮妮的内裤已被男生轻扒下一大片,男生正在她裸露的臀部流连忘返的温存、舔吻着,尤其是当男生每次伸出长长的舌头,伸着她的臀瓣上方的浅槽一路向上时,小曼都会上下一阵乱颠,身体却越来越软的趴在我怀里,似乎因爲无力,身体越来越下坠,也因此臀部却越来越向後翘起。

“啊!”小曼忽然一声的轻呼,又惊慌的赶紧用手捂住嘴,挡住了後面的娇吟,臀部难受的擡起似乎想躲开,又忍不住难受的下坐,虽然从哪个角度都看不清,但我知道,一定是男生掰开了她的内裤,因爲我的耳边清晰无比的传来一阵“哧溜哧溜”的声音,那是男生在吃某种满是水泽的东西。

我的视角里,绮妮已完全躬起身子趴在了我身上,头埋在了我的臂弯里,手死死捂住嘴,试图阻挡自己发出让她羞愧无比的声音,洁白的身体却在灯光下闪耀着圣洁而淫靡的光芒,在那身体尽头完美的圆弧末端,白色的布因爲我所看不见部位的拉扯开,而拉开了一点点,我想此刻,小曼那暗红淫靡的菊门已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因爲男生的动作,被拉开的布条也在时张时合。

男生,蹲在小曼的身後,双手扶在她的臀瓣上,尽力往两边拉开,头凑在她双腿间不知疲倦的舔吃着。我,站在小曼的身前,双手托住她的双乳,尽力让她不至于瘫软,手指却在她双乳头上来回逗弄。渐渐的,小曼的腿越来越软,难以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几次几乎瘫软下去,都被我给扶住,她已经挡不住了。

迷离间,总算我还保持着几分清醒,知道这里是公衆场合,干这事风险太大。

“咱们换个地方。”我俯下身去,轻轻在小曼耳边说。

“不要!”小曼忽然从情欲中清醒过来,态度异常坚定的拒绝着,甚至一度有些情绪激动,我有些懊悔自己的提议,但也只好结账走人,离开时男生恋恋不舍的对我偷偷说了一句:“大哥,你们公司真棒。”乘着小曼不注意,我偷偷留下了男生的联系方式。

(二十二)

回去的路上,小曼显然情绪有些不对,一直保持沉默,对我的搭讪几乎是冷漠以对。

“小曼!”小曼一直以来从未有过的冷漠让我有些恼了,停了下来,“你怎麽了,有事说事,用不着用这个情绪对我吧?!”她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我,眼睛清亮无比,许久。

就在我面对她的目光几乎要招架不住时,她开口了:“李迪,你知道吗,刚刚我仿佛回到了几年前,刘胖子爲了生意让我跟政府官员上床的时候。”她这一开口让我心爲之一颤。

“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的吗。我其实内心里一直都有一个结:你到底有没有爱我。”她的泪水无声的滑下:“我一直在讨好你,在迎合你,越害怕在这个家里被边沿化,就越去迎合你,然後越感觉到你对我只有性,没有爱,就越害怕………”我没有让她说完,而是将她狠狠搂进了怀里,我忽然有些明白她的感受,却瞬间也理清了自己的思绪:“闭嘴!傻女人。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的想法。”我将她的头搂进我的怀里亲吻着她的秀发:“刚才我忽然心里非常非常害怕,因爲你哭了,跟我们在一起一直那麽开朗、爱笑的你哭了,这让我害怕,害怕会因此失去你。就在刚刚那一瞬间,我忽然想到以後的日子如果没有你会怎样,我发现内心一片冰凉。也许,我对你的感情还不能是完全的爱,但这麽久了,我已经习惯了你的存在,习惯了你的笑、你的魅,没有你,你让我该怎麽办?”我第一次的表白让小曼大声哭了出来,我知道她这麽久以来的委屈,只能安慰的抱着她,哄她,却怎麽也止不住她的泪水,我只好捧起她的脸:“知道吗,其实还有件事让我才刚刚明白的。”她茫然的看着我。

“知道看见绮妮跟别的男人时我的感受吗?”我大着胆子说:“那是冲动、刺激、变态的欲望,还有几分作爲男人的酸涩。刚刚看见你跟那个男生,当时的感觉跟对绮妮的感觉一模一样。”我这话却是让小曼破涕而笑了:“你个死变态,这也能当理由。”看见她笑了这才让我放下了心:“不会离开我吧。”我搂着。

“不会。”她摇摇头,笑了,眼角还带着泪水:“这辈子让你给吃得死死的了。”“谢谢你,宝贝儿。”我吻吻她。

两人终于和好如初的相拥着向家走去。

“哎,你怎麽就那麽喜欢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上床?”走在路上小曼忽然问,这样的直接让我有些尴尬。

“也不能叫喜欢。”我挠挠头:“也算喜欢吧。有点淫妻癖。这种感觉就好像,怎麽说呢,越是喜欢的人跟别人上床,就越觉得刺激。”在小曼面前,我似乎更敢于表达自己的观点,而面对绮妮,只想到要去呵护、去保护她,生怕一点点的不小心就伤害到她,所以其实我跟小曼现在的沟通反而更顺畅点。

“所以忽然间感觉到的刺激让你发觉原来自己还是爱我的?”小曼歪着头问我。

我点点头,这让她反而笑了:“哪次真给你戴顶绿帽子,让你好好刺激一下。”“好啊,只要你喜欢。”我无所谓的。

“表态。”她骂我。

我笑笑:“其实我这也是未雨绸缪啊,现在我才30多,就已经开始腰酸背痛了,你们还刚进如狼的年纪,等真的似虎了,还不把我榨干啊。”我的这番话换来的是小曼咯咯笑着的一顿乱捶。

一次不成功的3人行意外的打开了我跟小曼彼此的心扉,两人的感情一下突飞猛进,绮妮显然也感觉到了,甚至还适当的表达出了她的酸意,不过她也就说说而已,毕竟,3个人在一起已有快一年了,她早已习惯了这种默契和温情。

夫妻侦探社 第39节

这天一大早,绮妮忽然接到了岳母的电话,得知岳父病了,这让我们赶紧收拾了行李,留下小曼在公司,两人开车赶去了苏州。赶到医院得知,岳父是在修剪别墅的花枝时不小心从木架上摔下来,腿部粉碎性骨折,好在其他地方没什麽大问题,只需要做几次手术好好静养就行了,绮妮还是伤心的哭了好几次,这几年爲了挣钱还债,我们一年也回不来几次,疏忽了几位老人,尽管我的父母和岳母一再表示有他们在不会担心,绮妮还是决定留下照顾岳父,也好好陪陪女儿。我也赞成绮妮的决定,爲了方便治疗,我们专门讲岳父换到一家带有疗养性质的医院里,一家人也暂时从较远的别墅搬到了城里的一个小区里的复式楼,方便就近照顾,这是我跟绮妮结婚时的婚房,这几年一直空着,安顿好这一切,我先行返回,必须手上还有几个小案子,虽然不难,不过要靠小曼一个人还是顾不过来的。

我独自一人的先行返回让小曼有些喜出望外,毕竟这是我们第一次的独处,夜晚,我们依偎在一起,窝在小客厅里看电视,当然还有做爱。感觉的出,小曼很享受这种独处。

第三天两人单独去外面晚餐,正吃着,小曼忽然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老公,我忽然发现,最近你好像对外拍又不感兴趣了呢。”“还说。”我白她一眼:“本来就快被你们俩给榨干了,再外拍,一刺激,我这身子骨哪受得了。”“小样,你有那麽弱不禁风吗?”小曼眼神有些挑衅的,让我心爲之一跳。

“怎麽,发骚了?”我戏笑着问。

“是啊,怎麽样!”小曼下巴微擡的。

我心一动:“要不,咱们再来次外拍?”“这儿啊?”小曼看看周围,人特别多,有些迟疑。

“换个地方。”我想了想,心中有了个冲动的想法:“还是跟上次一样的主题,咱们把那男生叫上,跟你一块拍。”“不要。”小曼一口拒绝,脸却红了。

“不要?”“不要。”“真不要?”“真不要。”“哦。”我没再说话,低头吃饭。

“什麽叫哦?”见我不说话,小曼也沉默下来,好一会儿又忍不住问。

“哦就是没意见的意思咯。”我耸耸肩。

“谁知道你是不是还打别的主意。”小曼咬着唇,俏脸红艳的说。

“你要不点头,我能打什麽主意。”“我才不会点头呢。”“哦。”“你——!”小曼恼羞的瞪着我,换来我哈哈大笑。

这一次我奢侈的顶了外滩悦榕庄的全江景房,虽然不是外滩正景,但透过硕大的玻璃墙,依然能遥望对面的浦东,风景也算迷人了。因爲在餐厅就联系了男生,当我们带着设备进了房间不到20分锺,男生就赶到了。看得出,他还赶着洗了个澡,头发还是湿的,散发着好闻的香波味。我们的邀请显然让男生有些喜出望外,再次见到我们时,都有些语无伦次了。而我架设好的貌似专业的设备,补光灯、反光板、三脚架,也冲淡了他跟小曼之间的紧张,一切似乎都显示着这只是一次很正常的拍摄,至于他们心中想的是什麽,鬼才知道。

我们的摄影依然从白色衬衣系列开始,只不过这一次,小曼换上了更短小、布更少的露臀三角裤,不是那种只剩几根带子的丁字裤,布料很少,露腰很低,能够露出臀沟的那种小裤裤,因爲白色的映衬,更凸显出她浑圆饱满的臀部曲线。爲了让他们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我先给小曼单独拍。

小曼解开了衬衣纽扣,双臂轻夹,显出左右各自半个乳球,在灯光的照耀下,两个半球就像黑洞,吸引着面前的两个男人的眼光根本无法移向别处,尤其是男生,早就竖起了旗杆。对着乳球,我一连卡下10几张特写。然後,小曼又转换了姿势,双腿分立的翘起了美臀,一只手朝上,一只手抵胸,半趴在玻璃墙上,这一次,是以隐约的浦东夜景爲背景的整个S型特写,加上一阵乱拍的翘臀特写,而男生也在我的指引下,开始给我打打下手,并且上手的挺快,这是个很聪明的人,几乎一点就能明白自己需要做什麽,这让我很是满意,在这样的状态下,我们3人渐渐沉浸在了拍摄当中,都把自己当专业的了。很快,一个多小时的拍摄过去了,我们拍摄的尺度也开始越来越大,刚开始还是用淋浴蓬头将小曼衬衣浸透的特写,其中几张还是湿衣下乳头激凸的特写,到现在,玻璃墙前,小曼全身一丝不挂,双腿分叉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支撑在双腿间,挡住最要害的部分,却将一对傲人的酥胸尽情展露在镜头和两个男人面前,然後双腿交叉掩住最底部,双手再交叉举过头顶,这个动作最大的特点就是让她的乳房最大限度、最大尺度、最美弧度的展露在镜头前,耀眼的灯光下,一对肉球好似两座山峰,浑圆、饱满的挺立着,山峰的顶端一圈淡红的乳晕环绕着玫红的葡萄,在灯光的照耀下,葡萄核心微微往里塌陷出一个小小的浅坑,让两个男人的目光几乎无法移开。我跟男生裤间几乎都胀到了最顶点。看着小曼在拍摄中越来越有感觉,我开始了下一步。

在我的解释表达下,小曼开始需要跟男生合影,小曼按我的要求趴在了床上,柔软的床垫让她的身体几乎陷入其中,露出她的裸背和翘臀,她一手撑住自己的头部,另一只手抱着床单裹住自己的胸,却让大半个酥胸露在外面,现出一条深邃的乳沟。男生还是上次的装扮,上身露出健硕的肌肉,下身穿着牛仔裤,半跪着做出亲吻她裸背的动作,他们俩的配合还真有几分默契,我心里想。

然後我要男生直起身,跪在小曼的臀部位置,下身微坐在她臀部上,上身直立,微微後倾,让他健硕的胸肌在镜头前傲然挺立,我看到,男生的牛仔裤前方已经吹响了号角,拍了几张下来,我摇摇头:“这样不行。”两人奇怪的转过头来看我。

“你那裤子太不雅了”我指指男生,他一低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小曼也回过头来,看见了他的凸起,脸一红,又转过去。“你把裤子脱了,穿内裤吧,自然一点。”当男生仅着一条内裤的两腿分立再次跪在小曼臀部时,我看到小曼的耳根都红了,此刻,内裤下男生的高耸至少在镜头前不会再显得如此突兀了。

“OK,不错,保持。”我快速的按下快门,“太棒了,完美。”确实,此刻面前女人完美的裸体曲线跟男性伟岸的雄性线条相映生辉,显出一道几近完美的阴阳和谐之美,让我差点真的沉入了拍摄当中。

“你双手分握她的腰,对,不要太用力,对,就这样。”在我的指导下,男生变换着姿势,下身则一直不动,却因此仅靠双腿有些支撑不住身体了,先是微微一坐,小曼浑身一阵颤抖,不过没有表示什麽,依然摆着她的姿势。见她没有反应,而我更不会有什麽反对的,他大胆的再一次一坐,却是将内裤的高耸擦过她的臀峰中央,他的腰动作幅度不大,不过在我眼中却是清晰无比,我不再说话,而是开始专心记录这一过程,并且将早已架设在一边的摄像机很隐晦的调整了位置。

爲了减轻男生的心理负担,我假装查看着照片和调试相机,余光里却看见,此时,男生越来越大胆,他双手握住小曼的腰部,下面几乎完全坐在了小曼的臀部上,隔着内裤的高耸卡在了她的臀瓣当中,然後轻轻、缓慢的摩擦起来。

“嗯”小曼轻哼一声,头枕在双手上,似乎睡着了。男生转过头,我还在没完没了的调试和查阅,没有擡头,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小曼即使趴着,依然有大半个乳球从她的身侧挤出。他的手开始移动,似乎在给小曼的按摩背,从她的腰部缓缓的摩擦到背,到粉肩,这种类似按摩的抚摸让小曼很是舒服的又轻哼了一声。然後他的手往下,再回到腰部,在那里停顿几秒锺後,他的手开始顺着小曼的腰部两侧往上走,因爲肉麻,小曼身体有些颤抖,很快他的手已经接近了她身侧的乳球,小曼的不抵抗,让男生几乎没有犹豫停顿的直接抚摸了上去,我看见男生的四根手指就那麽直接的按在了她侧露的乳球上,然後如弹钢琴一般的在乳球上挤压弹动,而他紧贴小曼臀部的下体也再次开始缓缓的摩擦。

小曼的呼吸开始变粗,她又听见了相机的快门声。这一次,她没有害羞,也没有躲避,而是臀部暗自使力的微微上翘着贴紧男生的摩擦,仿佛爲了让上身有个支点,她还在摩擦中慢慢用手肘支起了上身,这让男生好一阵激动,手微微一伸,已将那对垂涎已久的宝贝握在了手中。

“啊——”小曼轻呼了一声,看向我时,发现了我眼神中熊熊燃烧的浴火,似乎因爲胸前陌生男人的爱抚摩挲被刺激的微微将胸收起,头也有些低垂,贝齿紧咬下唇,目光迷离,在她的胸前,一对男人的大手正在爱不释手的抚摸、揉动,我不知道男生是不是恨不得将这对宝儿揉出水来,但我知道这样揉,小曼的下面肯定是要揉出水来了的。

“美吗?”我放下了手中的相机,走到了床边,边走边脱去了自己的外裤。男生见我过来,有些害臊的直起了身,不过还是点点头。

“你可以继续。”我对他说,穿着内裤拎起相机也上了床。受到我的鼓励和准许,男生喜出望外,再次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小曼挺起的乳房,上身也几乎贴在了她的背上。

我绕到了他们的背後,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两人几乎已经重叠在了一起,男生下体的一大团完全卡进了小曼的臀肉里,甚至顶端不时隔着内裤一点一点的想往下撮,小曼双腿在有节奏的轻夹,也不知是爲了阻止他,还是爲了迎合他,小曼的双腿深处,那条暗藏深闺的暗红肉缝已微微张开,仿佛不堪重负的张开了小嘴在喘息,露出了里面一抹粉红色的小嫩肉,我看见,那里晶莹剔透的已开始闪耀出一点光芒,那是水渍的泛光。我赶紧快速的将相机更换爲录影模式,将镜头拉近,还是一片模糊,在短暂的对焦着,画面渐渐清晰了,没错,那是一点晶莹剔透的蜜露,此刻,已经从小曼身体深沟的深处慢慢涌出,在包裹、浸透了小肉芽後,汇聚在团,慢慢的、慢慢的将本来干涩的肉缝变成了一团泥泞,随着小曼双腿的夹紧、放松,在臀肉的掰开合拢中,晶莹剔透的蜜露打湿了臀底,挂在两瓣臀肉间,可爱的、淫靡的连出一条粘丝。我伸出手指,轻轻一碰,小曼臀部一阵抖动,真的好湿啊,我的手指瞬间就陷入一片温润之中,湿湿的、粘粘的吸住了,我温柔的将手指在她打开的肉缝上上下磨动着,换来小曼一声带着哭腔的轻吟,她在兴奋着。

我慢慢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我的手指伸进小曼那两片肥饱阴唇,小曼的阴唇早已硬涨着,深深的肉缝也已淫水泛滥,摸在我的手上是如此的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手指在滑嫩的阴户中,扣扣挖挖,旋转不停,逗得小曼阴道壁的嫩肉已收缩,痉挛的反应着,仿佛身体依然融化了,淫水不断的流出来,小曼抖动的也越来越厉害,抖动中蜜露仿佛决堤了一般,被甩出蜜缝,奔涌着、喷薄着泛滥了,小曼压抑的在喉咙里呻吟,臀却翘得更高,以迎合我在她阴门的爱抚。

卧龙三国手机版

放开那三国gm版

梦幻天竺破解版

真封神外传bt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