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作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夫妻侦探社淫妻二十四二十五第1415节作者yyhnxx未完待续-【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39:23 阅读: 来源:工作台厂家

夫妻侦探社 第24节

“你不怕被警察抓起来就尽管去。”小曼白我一眼,转向绮妮:“不过绮妮你也真是的,也就是吓唬吓唬他。”“我还不知道他,牛脾气一来,谁知道能干出点什麽事来。”绮妮指着我。

“我怎麽感觉这还是因为你不忍心让那小子伤心啊。”小曼一针见血的:“不然怎麽这事拖了这麽久还藕断丝连的。”绮妮没有说话。

“不过也是,要说帅,这家伙没他帅。”小曼看我一眼:“要说有钱,人家也是大公司的中层;要说年纪,人家才20多,肯定也比这家伙有情调。”我靠,这妞到底是站哪边的,我暗骂。正要张口小曼却使个眼色,让我闭嘴:“而且从他一直对你纠缠不清来看,也确实是动了真感情。他在那方面是不是能力很强?”她忽然轻声问了一句,不过恰好能让我听见。

“你说些什麽呀。”绮妮扭扭咧咧的。

“没事,你不都说了这家伙有点变态吗。”小曼满不在乎的:“说说他都干了些什麽事,能让我们苏大美女都不忍心快刀斩乱麻。”“哪有。”我怎麽就感觉绮妮说的这麽底气不足呢。

“说说嘛。”小曼推推她:“我也是过来人,还不知道嘛,作为一个结过婚的女人,能真正拴住她的心,除了感情,这性能力是一定少不了的。尤其像我们这种经历过不止一个男人的女人。”这小曼还真就是胆大,什麽都敢说,不过也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说说嘛,说出来没准那家伙也可以学学,就算不愿意学,有了压力,将来也会有动力呢。”在小曼持续的劝说下,或者也因为昨晚3人什麽都经历了,绮妮还真的开了口。

“他是个很矛盾的人,有时候像个大男孩一样,自我、任性,让人忍不住想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去痛他;有时候他又充满了野性和奔放。他永远活力十足,充满了各种大胆的让人心跳的新奇想法。”她在回忆着过去的经历,又像在讲另一个人的故事。

“有一次周末,他说约我去天台山。那是我们确定关系不久,虽然已经有过关系,但这是我第一次答应跟他单独出游,他很是兴奋。”那一天,绮妮也精心打扮了一番,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绣花领中袖上衣,下身穿着一件印花中长款A字弹力蓬蓬裙,露出一长截粉白的大腿,款款而来时,看得孙浩然目瞪口呆,一路上一直都笑呵呵的合不上嘴。

“等我们坐火车到了临海,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一台很个性拉风的黑色踏板摩托车,说要感受一下开车不能感受的风景。那一天天气真好,我坐在他的摩托车上,从背後搂着他的腰,真的感觉就像回到了20多岁谈恋爱的时候。”说这话时,绮妮的脸上洋溢着一种追忆的向往。

“那个…我们能不能换个位置。”开出一段距离後,在一处人少的地方,孙浩然忽然把车停了下来对绮妮说。

“怎麽了?”绮妮奇怪的。

“你的胸太大,顶着我的背,我受不了。”孙浩然苦着脸指指自己下面说,今天他穿了一套棉质的耐克短装,短裤是那种宽松型的。

绮妮被他说的脸一红:“你真没用。”说归说,她还是下了车,转到他前面:“你这样技术行不行啊。”“放心,绝对没问题。”孙浩然把着车头向後退了退,给绮妮留出点地方。

绮妮小心的上了车,上身趴在车头,回过头又叮嘱道:“你慢点。还有,不许使坏。”“这大白天的,谁敢啊。”孙浩然笑道。

绮妮看看,也确实,一路人来车往,他要想干点什麽坏事还真干不了,这才放下心来。从临海到天台山还有60多公里国道,因为车多,孙浩然的摩托车一直开不快,绮妮坐在前面,孙浩然从她背後手穿过抓着车把,就好似将她拥在了怀里。一开始两人还有说有笑,跑出一段,绮妮开始发觉有些不对劲。

因为是踏板摩托车,绮妮坐在前面,担心孙浩然的位置不够,所以尽可能往前坐,但因为这台车座位前方呈梭型,她只能坐到一点点,很不舒服,加上车速不是很匀,时不时她身体就会往前滑,每次滑落後她不得不又往後坐一点点,这样调整了几次後,她感觉到身後有一样东西隔着薄薄的裙子开始探头探脑,先是软软肉肉的,过了不久开始有点硬度,到後来是完全的张开,热热的、硬硬的顶在她屁股上。

“不许想坏事。”绮妮娇嗔一声,掐了他手一下。

“我没想,天热,裤子太薄了,你又老是动来动去的,它自然反应。”孙浩然争辩到,身体边往後挪了挪,离开绮妮身体一点点:“要不你坐我身上,我用腿夹着。”“坏东西。”绮妮羞红了脸,想想也是,两人穿得都很清凉,刚刚他那样直接抵着自己的屁股,都能好清晰的感觉到彼此的温度,换做谁都受不了,现在走到半道,他们又不可能把摩托车扔了换车,他说的也是个办法:“那…那你夹好了。”孙浩然点点头:“你撑下车啊。”他让绮妮先撑住车,自己双脚都放在了踏板上,手往裤底一压,双腿一夹,已稳稳的将那不安分的家伙夹住:“好了,你坐上来吧。”绮妮看着他的动作,脸红红的捋了捋头发,在他身上坐下。果然,只要他夹得紧紧的,那讨厌的东西就不会触碰到自己,只是那中间的一团为什麽会那麽火热?感觉就像一直有人在下面对着她双腿中间哈热气,她有些不安的挪了挪屁股,没看见身後孙浩然面部一阵扭曲。

车继续前行,在转过一个大弯时,迎面一辆卡车占着中线呼啸而来,孙浩然吓得一个急刹车,两人惯性的同时往前一冲。

就是这一个刹车,孙浩然在绮妮身体往前冲离开他身体的瞬间,下意识的分开了双腿,撑住车,待绮妮弹回来重新坐下时,立马感觉到一个坚硬顶住了自己。“啊。”绮妮吓得一声轻叫,意欲站起来。

“别乱动啊,车不稳呢。”孙浩然粗着气说,似乎什麽事也没发生的发动油门。

“你………”明知道下面是什麽,可孙浩然一副什麽事也没有的正经模样,倒让绮妮不知该怎麽说好,她只能尽可能往前趴,不要让臀部触到他,可这摩托车头就那麽点地方,她又能躲得到哪里去?

前面是个长上坡,绮妮再怎麽坚持也坚持不住了,顺着坡势坐下,那根坚硬立刻卡在了自己的臀肉中间,火烫火烫的。

绮妮只觉得脸烧的火热,却在下面的火烫中把内心一股异样的火花点燃起来。她不安的扭动了一下,却听见身後孙浩然传来“唔”的一声。

“别动啊。”他的声音有些变,这个别动却跟他前面说的别动是两个意思,他是真叫她别动。这让绮妮有了一种“让你使坏”的恶作剧心理。她又轻轻的挪了挪臀。

“别动啊。”孙浩然已是咬着牙在强调,音调都有些变了,绮妮认为这光天化日之下,他不敢怎麽样,使坏的心理却更浓厚了,当然还有一种异样的刺激。

她扶着车头,臀部开始轻轻的前後磨动,她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自己也已滚烫的细缝已张开两瓣,隔着裙裤裹住了那根坚硬,像小嘴含住了火腿肠,前後卡磨。她的耳边传来孙浩然厚厚的粗气,让她有种满足感,她不自觉的用阴部顺着他已完全隆起的阴茎摩擦。然後湿了,很快这湿意渗透了她的内裤,打湿了裙摆,那紧绷着的内裤里传来的湿漉漉的感觉让她很难受。她不安的扭动着,却湿得更快。

“停车。”绮妮终於忍不住了,咬着牙叫孙浩然。

“怎麽了?”正享受其中的孙浩然奇怪的。

“我要嘘嘘。”绮妮低声的,然後跑进了路边的树丛後。几分钟後,绮妮脸红红的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孙浩然裤间的凸起:“丑死了。”孙浩然一低头,自己裤子凸起的最前端已被自己龟头分泌的粘液给浸透了,他讪讪笑着理了理裤头。绮妮又坐上了车:“小心控制好车笼头”她回头轻声叮嘱孙浩然道。

孙浩然点点头,然後感觉到一片冰凉的光洁直接接触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跟之前似乎有些不一样。

“嗯?”他疑惑的嗯了一声。

“安心开你的车,不许乱动。”绮妮娇喝到,然後调整了一下坐姿。这一调整,孙浩然分明的感觉到一团毛茸茸、湿漉漉的所在毫无遮掩的跟自己大腿触碰在一起。

“靠。”他惊喜的靠出了声,忍不住想调整下自己的姿势。

“叫你别乱动啊。”绮妮又警告他一声,却是媚眼如丝,桃红色脸娇艳欲滴。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将自己的A字裙完全撒开,遮住了两人中间,身体微微前倾,手伸到了裙子里,握住了孙浩然的凸起,发现被卡在了裤子的正中央,她摸索着拉开孙浩然耐克短裤的一边,往上捋捋,顿时将那条小龙从他的大腿和裤缝边毫无束缚的释放出来。

孙浩然激动的摩托车一阵乱晃,吓得赶紧抓稳了车头。

“你小心点。”绮妮回过头瞪他一眼,扶好自己,手上却没有停止,她微微抬起臀部,手在她的裙摆下,握住了孙浩然满血高昂的阳具,固定住树好,然後臀部轻轻往下一坐,“吱”的一声,孙浩然的龟头已挤进了她的阴道,她轻咬着红唇,手扶住那根大肉棒,身体又稍稍抬起些,再坐下,再抬起,再坐下,每次抬起後,孙浩然的肉棒都会挤入的更深一点,这样3、4次後,她丰满的屁股最後一次往下一沉,孙浩然的阴茎一下尽没。

“宝贝儿,你真好。”绮妮的轻轻磨动中,孙浩然的声音都颤抖了。旁边、对面,一辆辆车呼啸着穿梭往来,这辆缓慢行驶摩托车上的一对男女,貌似女人用裙摆遮挡着两人津贴的部位,不过有心人只要注意他们的表情都会多少有些了然。

行驶的摩托车上,绮妮裙下光溜溜的坐在孙浩然腿上,其实,孙浩然紧夹的双腿使肉棒并不能完全挺出,而短裤的存在更是阻隔了两人的完全相连,绮妮感觉到孙浩然其实只进了一半,为了保持摩托车的平衡,更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两人都不敢有大的起伏,只能顺着马路的走势微微的碾磨,更多的时候,是绮妮的双臀在一夹一松的利用自己阴道内壁的收缩在夹紧孙浩然。但恰恰就是这种另类的禁忌让两人都陷入了一种低迷忘我的疯狂。

孙浩然专着路边的差路冲,尤其是减速带、路坎,更是直接冲过,每次加速冲过时,车轮的起伏都会带来一种让人几乎控制不住想惊呼出声的愉悦。绮妮自己都惊诧於自己的泛滥,在孙浩然肉棒弱有弱无的耸动下,她彷佛感觉一股股热浪从身体最深处被牵引出来,从与孙浩然紧紧裹在一起的下体结合部喷薄而出,甚至自己的大腿内侧都在碾磨中被打湿,她已难以保持自己身体的平衡,几乎趴在了车头,臀部翘起收缩、碾磨着,口里忘我的哼哼着。

夫妻侦探社 第25节

眼见前方忽然出现一条土路的岔道口,孙浩然猛的一个拐弯,拐了进去,一路的起伏颠簸让绮妮再也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只开出了百十来米,看不见主路了,孙浩然把车一停,抱起绮妮就冲进了路边的小树丛,来不及撑起支架的摩托车哐当一声倒在了路边,他也来不及了。

(十五)

不是很茂密的树丛後,绮妮被匆匆放了下来,就在一颗稍微大点的树後,孙浩然让绮妮面扶着小树趴好,急不可耐的把自己短裤一扒、一顶。

“噢——!”绮妮满足的一声长哼,孙浩然的肉棒终于深深的插入了自己阴道深处,刚一触底,孙浩然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了快速的抽动,小树沙沙的摇晃着,绮妮被抽插的几乎完全瘫软在小树上,全身就靠小树支撑住,她呻吟着,屁股主动的一摇一晃迎合着孙浩然的抽插,一只手伸到身後,摸着孙浩然的腰。

“今天真太爽了。”孙浩然喘着粗气,抓住她的腰狠命的抽插,低头看着自己的肉棒在绮妮丰满圆润的蜜桃臀间进出,被他粗壮的阴棒搅动後的粘液呈乳白色,裹在他的阴茎上,显得异样的淫靡:“我爱死你了,宝贝,你爽吗?爽不爽?

“”爽,啊…好爽……“绮妮紧闭着双眼,有些语无伦次。

“喜欢我的大肉棒吗?”孙浩然重重的抽打着她,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劲。

“喜欢…呃…喜欢…”绮妮的头发散乱的在飞舞,他的力量好大,冲击的好有力,以至于她太过丰满的乳房在他的冲击下,一前一後的剧烈甩动的有些痛,她只好一只手抓住小树,一只手抱着胸,以免它们跳来跳去。孙浩然发现了。

“来,宝贝儿,让我来保护你的一对大宝贝。”他从绮妮身下探去,握住了两只乳房,手指在她早已坚挺的乳头上快速的撩动,下体刺入的却是更深了。

当孙浩然仿佛拼尽了全力的冲刺到最後一刻时,绮妮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膨胀和酥麻,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要飞上天……

我愣愣的听着绮妮的讲述,两个女人一左一右的偎依在了我的两边。

“绮妮,你这变态老公真的反应好大。”小曼不知何时已拉开了我的裤链,将我的肿胀释放了出来,握住。对着绮妮说完,她俯下身去低头含住。

“这疯妮子!”绮妮吓了一大跳,赶紧站起来,将“暂停营业”的牌子挂出,反锁了玻璃门,并拉上了门帘。

看着另一个女人在自己的面前舔舐着自己老公的阴茎,不管怎麽说,内心里还是有些难受,不过因爲刚刚的回忆,却也让绮妮有些躁动。她来到了我身边坐下,靠着我看小曼吃我的肉棒,想了想,也伸出手来,抚摸着我的阴囊。

我半躺着享受这齐人之福,手从半依偎在我身上的绮妮背後抚下,穿过她的牛仔裤,抓捏着她的臀部,在小曼头部的一阵起伏中,我哎哟一声,手一用力,探进了绮妮的臀底,我的中指指腹紧贴在她的菊门,指尖则触到了她的阴门,我的指尖湿漉漉的。

“老婆,你好湿了。”我在她耳垂一舔,喃喃的。

“嗯。”她哼了一声:“谁让你们俩变态要听这些事。”“不听怎麽知道原来你也这麽骚的时候。”说这话时,我感觉塞进小曼嘴里的肉棒又胀了胀。

“你会不会嫌弃我?”绮妮声音轻轻的,软糯软糯的。

“怎麽会?我爱你都来不及。”我的手指在用力,弄得绮妮一阵阵哼哼。

“不过我要惩罚你。”我说。

“都让你双飞了,你还想怎麽样?”绮妮翘着嘴不满的。

“还不够。”我坏笑着:“我要你舔她。”“啊?”绮妮惊呼道:“不要!

“”那让她舔你。“”你怎麽这麽变态?!“绮妮气恼的。

不过最终,还是绮妮躺在了沙发上,分开了双腿,小曼大胆的趴了下来。

“啊——!”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小曼第一次爲女人服务,但知道这肯定是绮妮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舔下体,她的表情似乎快要哭出来了,却还是忍不住的低头去看,她剧烈的呼着气,手却尽可能的掰开了自己的内裤,以露出自己的下体,在那里小曼的小娇舌在她已绽开的阴蒂上快速、温柔的挑逗着。

这一幕让我怎麽置身事外,我举着自己胀到难受的阴茎,走到绮妮的头边,用阴茎拍拍绮妮的粉脸,她转过头,嘴触到了龟头上,她白我一眼,不过还是张开了小嘴,将它含了进去。我将绮妮的嘴当做了阴道,缓缓的抽插着,身前,俞小曼在舔弄绮妮的阴蒂,手指在她的阴门快速撩动,猩红的指甲在绮妮绽放的嫩肉间飞舞,溅起点点水花。绮妮含着我的肉棒,口里呜呜着,身体难受的扭动着,这种感觉不是想象中能感受到的。

“呜-呜——!”绮妮从我的表情和肉棒蠕动中感觉到我快要高潮了,含着它惊恐的一阵用力推让,阻挡着我妄图爆入她口中的图谋。我只好无奈的在最後一瞬间拔了出来,射在了她的脸上。

“你好恶心。”绮妮生气了,推开小曼冲进了厕所里。

“哇啊,累死我了。”从昨晚到今天,确实人有些累了,身边的小曼两眼含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别啊,吃不消了,再来我的腰要断了。”我脸色有些发白。

“没用的东西。”小曼咯咯笑着坐到了一边:“你爽是爽了,不过绮妮的事还是得想办法解决啊,不能总这样拖着。”“其实我关键在心里还是想知道绮妮的真实想法。”我看看厕所门低声说,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你是担心绮妮对孙浩然还是有些余情未了吗?”小曼想了想。

我有些沉重的点点头:“我了解绮妮,她其实内心里一直是个很传统的女人,但是你没发现吗,跟孙浩然在一起的那一段日子她变了好多。”“确实,我也感觉到了。”小曼也点点头:“她在回忆的时候,脸上是洋溢着一种淡淡的幸福的。”我心里有些酸痛,神色低沉下来:“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事。都怪我。”俞小曼走了过来,抱住了我的头,用她软软的乳房温暖着我:“这件事谁都怪不了,也包括孙浩然。只能说你们曾经阴差阳错。”她吻了吻我的头:“你要相信绮妮,她也许对孙浩然还是有一些感情,甚至放不下,但绝对不会是在你跟他之间犹豫、矛盾,她很爱你,很在乎你,这我看得出来。”“我知道,可自己的女人心中想着别的男人,再怎麽说,心里都难受。”“看着我。”小曼松开我,捧着我的脸:“你只有她一个女人吗?不是。她只有你一个男人吗?也不是。也包括我,有过的男人比她更多。那又怎麽样呢,你跟我们2个人在床上的时候会不会想到这些?不会。其实性这件事,真正经历了,它就不是个事。只要你看清了自己的内心,有什麽坎不能过呢。”看我要开口,她又紧接着说:“你还在担心什麽?

担心她会离开你吗?一个女人能够容忍另一个女人一起上了老公的床,这已是最大的爱与宽容,或者说她其实是在赎罪,尽管她并没有什麽罪。那你还有什麽值得担心的?“”那万一有一天,她又忍不住……“”难道你会爲此伤心欲绝?“她低头看我一眼:”你会性奋吧?“”我没有?“我否认着。

“她如果有一天忍不住再跟孙浩然上床了,就让我陪你,帮你解决好不好。

“小曼在我耳边轻轻说,而我竟然无耻的又硬了。

“可这…这也不能……”“你不用刻意去做什麽,既然她不让你参与到其中,就让她自己解决,顺其自然好吗?爱她,就相信她,包容她,让她快乐。”我还要说什麽,厕所门开了,绮妮头发湿漉漉的走出来:“你们聊什麽呢,聊的这麽投机。”“在讨论下次怎麽玩才能把你弄瘫软呢。”小曼戏耍的。

“呸,谁跟你这浪蹄子玩。”绮妮脸一红。而我则在一旁沉思:不得不说,小曼说的很有那麽些道理。

接下来的日子我没有再追问绮妮关于孙浩然的事,小曼说得对,爱一个人就要相信她,包容她,她愿意说,我当然高兴,她不愿意告诉我,我也希望给她留出自己的空间,让她自己去解决,也许这样对她对我都有好处。

那一段时间,绮妮偶尔会出去一下,时间都不长,也就是个把小时,我偷偷观察了一下,每次回来她的表情都没有什麽异样,根据我对她的了解,她不是那种心机深的女人,如果发生了什麽事,她的脸上一定看得出来,而且我也相信她一定会告诉我。直到有一天晚上,处理好手上的单,锁好门,关上灯,已是深夜12点。我轻手轻脚的上了楼,小曼的房门紧闭着,1个小时前她就已经上床睡觉了。走进我跟绮妮的房间,我却发现房间里没有人,我想了想,拿起一件衬衣来到了小天台上,果然,绮妮正静静的站在围栏边。

我走过去,将衬衣批在她身上:“晚上了,有些凉。”然後从後面拥住她,“怎麽还不睡?”“我一直在等你。”绮妮转过身,看着我,眼睛闪亮闪亮。

“怎麽了?”我问她。

“其实我都知道,这一段时间你是刻意的给我一个空间,让我自己去处理一些事情。”绮妮用手抚摸着我的脸颊,“你不怕你老婆一个处理不好跟了别人吗?

“”我相信你。“我看着她,知道今晚她一定想说什麽,心里有些沉重:”你知道吗,今晚你这样跟我说,其实已经告诉了我你心里还是有矛盾,是吗?“绮妮摇了摇头:”是有一点,但不是你想象中的矛盾。这一辈子除非你哪天嫌弃我不要我了,否则,我不会离开你。我只是比较头疼怎麽彻底断绝与他的关系,但又不让他受到伤害。如果没有你,也许我真的会跟了他。“”他应该是个好男人,也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我笑了笑。

“他其实是一个坏坏的大男孩。”绮妮笑了笑:“也许正因爲这样,才会让我有些犹豫吧,如果是个成熟的男人,我可能就没那麽多烦恼了。”“想说说吗?

“我搂着她的腰:”真想知道是个什麽样的大男孩对我造成了这麽大的威胁。“绮妮白了我一眼:”又想听那些事。真变态。“”谁说要听那些事了。“我立马否认:”你自己开始变坏了好不好,只想到那些事。不过我倒是想听听你怎麽会跟他上了床的。“”你是说那个圣诞节的晚上吗?“绮妮的脸色有些变。

“是的。”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晚上的情景,心里一阵绞痛。

“你还是介意的,是吗?”绮妮轻轻的。

“这是种很矛盾的感觉。很虐心,又很刺激。”我笑笑。

娱乐世界彩票平台

神之塔物语汉化版

刀剑天下高爆版

天劫令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