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作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特殊寝室之新添的字符-【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33:25 阅读: 来源:工作台厂家

这个家伙躺下之后呼吸声从急促慢慢转为平淡。

我开始睁开眼睛,稍微侧过头用余光看了几眼。整个寝室就保持着这样怪异的情形度过了一个小时。之后,陌生男生忽然坐起,嘴里念叨着着:“时间不多了,时间不多了……”同时爬下了床。他开始用刻刀在桌子上刻着。

“嘎吱,嘎吱……”

很久之后,他终于刻好了,于是从兜里掏出红色喷漆开始讲新刻出字符喷上颜色。完成一切后,他穿好衣服,离开了,那时,才四点多。

我一直没睡,撑到五点后我也下床了。在寝室的地面上,我发现了新拆封的小喷漆罐。这男生十有八九就是马秋然,他可能每天都会回到寝室睡一会儿,然后刻点儿东西便离开了。可他并不是每晚都刻,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就是上一次他用光了喷漆,而这一晚他刚好拿到了新的喷漆。

可是,我完全搞不懂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随后,我将新的发现记录好之后就去找夏子琪了。

“快看吧,这些就是马秋然留下的最新的字符,”我说着把手机里的四张照片给她看。

第一张:“X”被补出了其余的部分,是一个“杀”字,“杀”字右边有一个箭头指向字母“P”。

第二张:字母“P”右边多了一个箭头,箭头指向符号“&”。

第三张:符号“&”周围出现一个箭头,箭头指向侯子刚的桌子。

第四张:侯子刚的桌子上出现了字母“A”。

“这里面一定隐藏了什么重要信息,可是我放弃了,我根本看不懂。”我只看到了那个“杀”字,可这个字是个人就能看懂。

夏子琪示意我闭嘴,可没过多久她便开始自言自语起来:“这暗语是在说要杀什么人?如果是马秋然写的话,接下来的内容应该是在暗示他的某一个室友……长发哥?猴子?熊猫?P……啊我想到了,天啊,马秋然要杀伍东。”

“你果然不是人类。”我不得不佩服她的思维。

夏子琪用手机写出了符号“&”:“这符号是与的意思,也就是单词‘and’,那么将三张桌子上的内容连起来就是‘panda’,这个单词你认识吧?”

“熊猫?”

“对,就是熊猫。马秋然的暗语是‘杀伍东’。”

可是即使破译了暗语,我仍然没有向事情的真相迈出一步。夏子琪似乎知道了什么可却不愿意跟我说,只是让我务必借她一套男装,说是要女扮男装夜潜男生宿舍。

弄清事实

晚上十点多,我用一个奇葩理由冲进楼管阿姨办公室,然后为夏子琪创造了潜入的机会。在被阿姨批评教育一顿之后,我竟然在寝室里找到了夏子琪。

“肖云,我已经和你的室友说了。既然你们寝室每天都空一个床铺,我今晚就在你们宿舍睡一晚。”夏子琪的话简直让我始料未及。我沉默了,其他人也不说话,大概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给室友起外号虽然有些冒昧,但毕竟是一个友好的行为。外号能迅速拉近大家之间的关系,这样的一个寝室,应该都很和谐的吧?”夏子琪看向寝室其他人,“既然肖云来到了你们寝室,你们就应该是一个整体,那么,你们有什么秘密应该告诉他,而不是瞒着他编造奇闻异事。”

“夏同学,我们……”侯子刚还是没有想好该怎么说。

“既然你们寝室很和谐,那么马秋然的消失就应该主动离开的。主动离开的原因是什么呢?我能想到的只有患病休学这一种可能。假设马秋然已经患病,为何每天夜里会回到宿舍睡这么一小会儿?我想是他本人不想离开。”夏子琪又走到伍东桌子旁指着那个“杀”字说,“马秋然的这些字符我已经破解了,是杀伍东的意思,可是他每晚都有机会杀掉伍东,为何从来不动手而是不厌其烦地刻字?这说明他并不想杀人。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希望你们能把一切说清楚,我男朋友有权知道这一切。”

夏子琪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我的室友们终于决定摊牌:

这并不是一个惊悚事件,而是一个温馨的友情故事。

正如夏子琪所说,他们寝室十分团结,四个人友好和睦,可是关系越是好,眼里就越不揉沙子。

由于一次误会,伍东和马秋然大吵一架。另外两个室友觉得伍东比较在理,于是都站在了伍东那边,马秋然无法接受事实,决定再也不和他们说话……这个状态一直持续了两个月。马秋然出了上课就一个人宅在寝室里,似乎两个月没和外界说过话。马秋然的家长带他去医院检查,才得知他得了抑郁症。

为了治病,马秋然办了休学。

侯子刚三人知道这件事后十分后悔,和马秋然父母道歉时刚好听说马秋然不想在家里呆还想回寝室。于是马秋然的心理医生想出了这样一个治疗方法:让马秋然白天在医院接受治疗,晚上继续回学校宿舍住,这样有助于他的情绪康复。

侯子刚三人决定全力配合,可又怕新来的同学影响这件事,所以他们三个决定编造一个恐怖寝室规定。重则可以吓跑新来的,轻则也能为帮助马秋然提供床位。

“我觉得他不应该退学,而你们应该多陪他说话。有句话说得好,从哪里跌倒,就在哪里多趴一会儿。”夏子琪说完指了指手表看了看我。

我这才发现再过一会儿,女生宿舍就要关门了,于是连她的话都没有纠正,只是说了一句“友谊万岁”就带着她跑向楼下。

下楼的时候,我们在楼道里碰到了马秋然。通过近距离的接触,我看到马秋然脸色苍白,果然是病人的状态。

我没来得及和马秋然说什么,就被夏子琪拉着一路跑出了男生宿舍.

尾声

我并没有改变寝室的特殊性。我们寝室的特殊规则还在延续着,直到后来马秋然康复那一天才停止。

而后,我和夏子琪每次谈论到我寝室时,还是习惯性地叫它“特殊寝室”。

因为,这是一个温暖感人的名字,更是我们友谊的象征。

本溪娱乐棋牌网手机版

放学别跑手游破解版

紫府苍穹小米版

三国群英传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