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作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经济应远离刺激政策

发布时间:2021-02-22 15:21:54 阅读: 来源:工作台厂家

中国经济应远离刺激政策

经过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之后,中国经济正在步入“换挡期”。未来几年中国经济前景如何?中国经济新引擎何在?应该从何处寻找改革突破口?新华社记者近日就此对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进行了专访。  经济刺激政策空间已很小  记者:您对中国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的经济形势有怎样的判断?  陈志武:目前,中国经济面临着极大的挑战,以后五年或十年挑战会更严峻。之所以这样说,主要是中国的WTO、人口、工业化以及市场化改革等的早期红利都用得差不多了。  过去十多年,中国在把以前错过的发展机会快速补回、取得了经济高速增长同时,在投资方面走得有些过头,导致今天积累下来了很多问题,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是目前的银行贷款总量和相对水平都已经太高。  多年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依靠基础设施投资和工业投资来拉动,而中国经济所依赖的金融体系中银行占比超过80%,这导致经济增速过于依赖信贷增长。尽管很多贷款只有一两年的期限,但其所投资的基础设施项目和大型工业项目完成需要很长时间,短期内无法提供回报,实际贷款期限要比表面上长好几倍,银行贷款和存款期限错配现象很严重。由此产生的后果是,银行进一步放贷的空间很小,甚至导致出现“钱荒”。  可以得出的结论是,今天的中国银行业虽然还没有处于危机状态,但问题在于以后经济增长要靠银行来支持的空间已经不大。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靠投资拉动的空间已很有限。  新政策长久利好中国经济  记者:今年以来,中国经济政策较以往发生较大的变化,您认为新政策对未来中国经济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陈志武:中国近期出台的经济政策非常积极:不再上马大规模的工业项目和基础设施来拉动经济;更强调经济增长的质量而不是追求增长的数量;重点在盘活存量,而不仅仅在增量上做文章。这三项内容都非常积极。中国经济若想获得长久发展就必须围绕这三个方面从结构上进行调整。  毫无疑问,这三个经济政策会带来一些挑战,会对经济增长速度带来下行压力,今年第四季度和明年上半年压力会逐渐显现。整个社会都已经习惯了经济高速增长,如果增速过低,企业和老百姓对经济和收入增长的前景预期降低,民间消费增速会下降,资金外流速度也会加快。但尽管如此,新政策仍然应该坚持下去,因为新政策从长久来说利好中国经济,从领导层到整个社会都应该对可能的挑战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从思想上适应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  释放民间活力需抑制政府权力  记者:您认为中国经济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陈志武:中国经济要获得持续健康发展必须做一些实质性的改革,弱化政府的权力,减少政策束缚,释放民间活力,使经济新政策能有更大的发挥空间。如果政府权力不能够受到实质性的监督和制约,由政府主导投资决策的模式没有改变,经济转型就是一厢情愿。  一方面,进行税费改革,特别是减少地方政府和各部委以各种名义征收的税费,这对于民间消费的增长和民营企业的发展非常关键。另一方面,要减少审批和政府管制项目,真正做到简政放权。这需要建立长期持续的监督机制,遏制住审批权总是“死灰复燃”的状况,强化个人创业活力。  只有建立长效监督制约机制,充分发挥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监督作用,才能把各级政府、各级行政机关不断进行扩权的冲动抑制住、制约住。行政审批体制改革,不仅要治标,更要治本,不仅要强调行政体系的“自我洗澡”“照镜子”,更要让行政体系之外的监督力量发挥作用。  加速利率改革校正资源错配  记者:今年以来,利率市场化改革加速推进,超出了市场预期。您认为下一步的改革着力点何在?  陈志武:新一届政府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推出了利率改革,放开了贷款利率下限。尽管此项改革在短期内不会带来实质性影响,但这一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很好,必将长远利好中国金融市场。  当前,应该尽快推出存款保险制度,尽快把存款利率上限放开,提升中国银行业的竞争力,进而使中国的资源配置更加有效。如果存款利率上限不放开,利率市场化改革促进商业银行高效发展的目标就很难实现,而且中国老百姓该得到的存款收益得不到,也影响民间消费动力。存款利率上限放开会鼓励银行业的竞争,改变现在大小银行都靠存贷利差来赚钱的局面,提升银行业自我改善、自我修复的能力,提高银行业的效率。这将有助于改善中国当前资源错配的问题,给经济发展提供更大的动力支持。  放松管制发展消费者金融  记者:您认为金融怎样才能服务好实体经济?  陈志武:金融行业没有很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并不是金融行业本身造成的局面,而是因为金融监管太多,管得太死。尤其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人们普遍对金融行业存在误解,更加强调实体经济。但实际上,危机之后的结论应该是:如果金融得不到更好的发展,实体经济需要的金融服务更难得到满足。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很难得到需要的金融服务,即使能得到金融服务,付出的融资成本也很高。  当前,金融是否能够更好地服务中国经济发展取决于金融管制是否能够放松。第一,降低民营企业进入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等行业的准入门槛,让更多有实力、有活力的民营资本进入金融领域。第二,打开金融创新空间。如果金融机构的手脚被管得太死,很多细微的方面都需要审批,就没有金融创新的空间,那么中国社会需要的金融服务就无法得到满足。第三,大力发展消费者金融。金融不仅仅是企业融资、生产者融资,同样还包括帮助个人和家庭融资的消费者金融。个人需要很多金融服务,如果得不到更多的住房贷款、汽车贷款、教育贷款等金融服务,民间消费意愿和消费能力将会非常乏力。而当金融资源整个偏向企业的时候,必然造成企业生产能力的最大化,造成产能过剩,不得不依靠出口为过剩产能寻找出路。消费者金融的发展则有助于改善民间消费占GDP过低的局面。

北京男士衬衫定制

西服定做费用

北京工作服订做厂家

河北工作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