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作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印度电影版权是块大蛋糕但你知道要怎么吃吗

发布时间:2021-01-03 01:31:23 阅读: 来源:工作台厂家

4月24日星期二,Prasad Shetty从早上10点忙到了午夜。

先去西北二环外的图书公司谈版权合作,在三元桥匆匆吃过午饭,又回到西二环的电影制作公司,看了一部三个小时的印度电影,晚餐时间,他在亮马桥见到了从印度来的电影制作人,和他们讨论之后几天的行程。

“就像是桥梁一样。”Prasad告诉记者,“所以我要不停地见制作人、导演、编剧、演员,和他们谈。”

Prasad是中国孔雀山影业的合伙人,在中国的电影行业做了快五年。从2015年首部票房过亿的印度电影《我的个神啊》开始,到今年3月上映的《小萝莉的猴神大叔》止,每一部在中国院线上映的印度电影,都是由他牵线搭桥促成。

孔雀山和创世星是国内最早关注印度电影引进的民营公司。《我的个神啊》之前,印度电影并未在国内市场引起关注,创世星和孔雀山早早入局,又相继推动了三部印度电影在国内上线,反响平平,直到2017年5月《摔跤吧!爸爸》上线。

《神秘巨星》《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起跑线》海报

2018年一开始,印度电影就迫不及待地排队上映,前四个月就有《神秘巨星》《小萝莉的猴神大叔》和《起跑线》三部电影,累计斩获超12亿票房。

印度电影的版权引进也逐渐火热。从创世星和孔雀山的一枝独秀,到不断有新人入局,想从印度电影这个十亿级市场分一杯羹。

据记者了解,近期有上映计划的三部印度电影中,《巴霍巴利王(下):终结》是由创世星协助发行,其他两部《厕所英雄》和《护垫侠》则来自其他两家民营公司。此外,还有不少公司也正在跃跃欲试。

Prasad每天都要见好几拨人。不仅是中国公司想买印度电影,印度公司也想把电影卖到中国来。“这是当下的抢手货,所有人都想从里面捞一笔。”他说。

赛跑

2月15日除夕,李京和同事一直在加班。

“意向协议是大年三十那天定下来的,大年三十、大年初一的时候我们都还在加班,跟版权方打电话、发邮件。”李京对记者说,拿下《护垫侠》版权,全靠他们“动作最快”。

李京是北京环鹰时代的宣传总监,他们1月份时候就看了片子,2月9日《护垫侠》在印度和北美同步上映,在票房和口碑刚起来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和版权方谈。

《护垫侠》海报

上映后的第一个周末,护垫侠的票房达到了74万美元,IMDb上的评分已经超过8分。“这个东西如果拖到年后,各个公司都看到他的海外口碑这么好,那我们肯定拿不到,很多大的公司会出更高的价格、开出更好的条件去拿的。”李京说。

《护垫侠》的主演是宝莱坞声名显赫的男星阿克谢·库玛尔,故事改编自印度企业家Arunachalam Muruganantham的真人真事,他发明了低成本的卫生巾生产机,引发了印度农村的经期卫生观念变革。

《护垫侠》上映伊始,包括阿米尔·汗在内的众多宝莱坞明星就自发为其造势,在推特上参与了“姨妈巾挑战”,上传手持卫生巾的照片以示支持。

阿米尔·汗的“姨妈巾挑战”

宝莱坞巨星、社会议题、女性权益,这些元素听起来就很熟悉,与之前大热的阿米尔·汗电影《摔跤吧!爸爸》和《神秘巨星》如出一辙。

李京说,在全球市场上来说,有大明星的印度电影一直都是比较抢手的,现在中国公司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我们的优势就在于过年的时候加班把这个东西拿下来了。”李京说,有很多规模更大、资历更强的公司之前也看过这个片子,跟索尼都在谈,他知道的至少还有三家。

环鹰时代在2014年成立,之前主要做国内市场的宣传和发行,2016年开始开拓海外市场,《护垫侠》是他们采购的第一部印度院线片。

“好多公司13号就放假了,我们创业公司没有那么多规矩。”李京说,他们现在几个合伙人“一人带一摊”,他带宣传团队,有人带发行团队,老板带市场部和海外团队。

《护垫侠》的版权竞争,他们跑赢了。因为《护垫侠》,他们也接触到了其他印度电影公司,希望慢慢打开市场,更早接触到其他投资更大、质量更好的电影。

分成

根据中国的电影进出口规定,只有中影集团和华夏集团两家国企具有进口片引进资质。

手握配额的中影和华夏,仅靠好莱坞六大电影制作公司的分账大片即可赚得盆满钵满,相对小众的进口片引进市场就成了民营电影公司的主要战场。

批片引进流程图

他们引进电影的方式一般是买断版权,业内称为“批片”。在接触到电影资源、与版权方谈好合作之后,民营公司需要向中影或华夏申请配额,再由后者向广电总局报审,获得准予进口通知书和“龙标”(公映许可证),最后才能排期等上映。

记者了解到,民营公司参与批片,需要支付版权费和宣发费用,这是成本的大头,根据具体情况,可能还需要支付翻译、配音等费用。

而在票房分成上,院线和影院拿走一半左右,所剩部分作为主发行方的中影和华夏会再分走一半左右,“其实就是买牌照”,真正能落到民营公司手里的,只有20%~25%左右。

批片分成估算示意图

从前,批片被看做是“以小博大”的生意。看准了冷门但有票房潜力的好片,用很低的版权费买下,可能获得千万甚至上亿的收益。

经典案例是2010年上映的《敢死队》。创世星当年花了50万美元的版权费,从史泰龙手里买到了影片,最终内地拿下2.16亿的超高票房,相当于利润超10倍。

但现在早已不如往昔。热门影片的版权费水涨船高,有些影片海外口碑上佳在国内却水土不服,批片再也不是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

对于刚刚在中国打开市场的印度电影,民营公司跃跃欲试,但谁也不敢说,自己掌握了印度电影被中国观众接纳和喜爱的法宝。《我的个神啊》票房破亿之后,创世星引进了宝莱坞巨星沙鲁克·汗的《新年行动》和《疯狂粉丝》,票房都仅有200万。

批片公司在电影引进这门生意里,既是冲锋者也是断后者,他们要根据自己的判断选择影片,谈合作,宣传推广,接受观众的裁判。

Prasad说,自己在中国待了7年,但感觉“学的越多,知道的越少”。“我还是一个学生。这个过程会很漫长。”他说。

信任

但Prasad毫无疑问是这个市场里的一个关键人。

记者问:“你是第一人?”

昆明和万家妇产医院

宁波男科医院网上咨询医生

杭州做处女膜修复手术哪家正规

相关阅读